在社会保险制度一体化尚未实现之时

2020-10-31 10:01

北京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鄢圣文表示,要实现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建立基本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在社会保险制度一体化尚未实现之时,从劳动力自由流动、社会保险关系顺利接转的要求出发,需要重点解决三大差异:区域差异、城乡差异和身份差异。由于现在各地养老保险的缴费支付、待遇方面都是不同的,因此区域差异涉及到影响养老保险的异地转移接续问题。此外,区域和城乡差异导致劳动力流动存在社会保险权益损失的风险,这就使得劳动力流动的成本增加,不利于劳动力流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实现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简单说就是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钱由谁来出,二是分担的比例是否合理,这是未来我们要关注的问题。竹立家认为,未来五年是我们国家迈入现代化的重要五年,人均收入将会达到一个较高的收入水平,未来养老金也应该建立合理的调整机制,以使退休人员的实际生活水平不降低,并适当分享社会经济发展成果。

另外,为了解决大医院过度医疗等问题,医改明确提出要打造社区首诊、层级就诊体系,三级医院主要承担疑难危重病人的救治,同时通过报销比例调整,切实引导患者下沉到基层就医。

建议提出:实现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建立基本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拓宽社会保险基金投资渠道,加强风险管理,提高投资回报率。

但鄢圣文也表示,养老金机制调整不能过快,要在财政压力控制之下,兼顾经济增长和就业的平衡。

据悉,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是我国养老保险方面的重要改革措施。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曾表示,参加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退休人员是8000多万,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显然是不合理的。为加强我国社会保障的可持续性,人社部将推出以小步慢走的、分节奏的延迟退休政策。

针对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妇女总和生育率、劳动年龄人口均呈降低趋势的新挑战,3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北京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鄢圣文表示,十三五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就是要解决三个“同龄”退休的问题,那就是男女同龄退休、身份同龄退休和区域同龄退休。同时,还要考虑四个方面的平衡机制,首先是劳动者收支平衡的机制,5年的工作劳动力付出的成本是很大的,要让付出的人觉得自己没有亏;其次,是社保基金账户的平衡;第三,就业的平衡,就业是民生之本,现在新增就业压力本来就比较大,如果延迟退休导致新增就业岗位减少,就会出现对延迟退休的抵制,因此相关部门要对就业压力进行测算。此外,要设立养老保险“普惠制”的目标,逐渐解决在养老保险身份、男女上的差别,达到普惠制并保障人们的退休权。

世界上可能很少有东西能比得上生命带给人的愉悦。虽然生养孩子十分辛劳,但拥有两个孩子,会给很多家庭带来无限欢乐,也会让孩子在手足之情的浸染中人格更加丰满,人的获得感、满足感、幸福感也会因此得到提升。

建议提出:全面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坚持公益属性,破除逐利机制,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健康服务业,推进非营利性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同等待遇。

社会办医的开放和鼓励态度,则表明国家将通过引入达标的社会办医疗机构来弥补现有公立医疗资源的不足。政策调整和对医疗资源进行一盘棋式的布局,符合我国人口流动的现状和新兴城区发展中的不断增长的医疗需求。

“当前,我国人口结构呈现明显的高龄少子特征,适龄人口生育意愿明显降低,妇女总和生育率明显低于更替水平。”习近平就《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起草情况向十八届五中全会作说明时指出,现在的生育主体是80后、90后,他们的生育观念变化了,养育孩子的成本也增加了,同时社会保障水平提高了,养儿防老的社会观念明显弱化,少生优生已成为社会生育观念的主流。

说明指出,一方面,据调查,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以来,全国符合政策条件的夫妇有1100多万对。截至今年8月底,提出生育二孩申请的只有169万对,占比为15.4%。另一方面,我国人口老龄化态势明显,2014年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超过15%,老年人口比重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4岁以下人口比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劳动年龄人口开始绝对减少,这种趋势还在继续。这些都对我国人口均衡发展和人口安全提出了新的挑战。

对转型中的中国经济而言,大量新生儿降生将增加未来年轻劳动力人口,也将催生源源不断的需求,更有利于未来的经济发展。

根据艾瑞咨询曾统计,2014年中国配方奶粉市场规模约为682.7亿元,如果不考虑配方奶粉价格以及喂养率的变化,那么“全面二孩”所带来的新生儿增量可以让配方奶粉市场扩容240亿元左右。

延迟退休方案的实施背景是因为我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每年新增的青年劳动力人数在减少,导致劳动力雇佣成本在增加。但是现在对延迟退休方案还存在争议,认为延迟退休并无助解决劳动力减少的问题,只会使劳动力的年龄结构更加偏大。

建议还提出,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弘扬敬老、养老、助老社会风尚,建设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推动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相结合,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通过购买服务、股权合作等方式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坚持男女平等基本国策,保障妇女和未成年人权益。支持残疾人事业发展,健全扶残助残服务体系。

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实际上就是要由医生靠开药创收转变为靠技术吃饭,降低药占比。在医务人员绩效考核方面,以通过工作量以及服务技术含量来适当调整医务人员待遇以及薪金结构。

专家解读:著名医院管理专家王健康表示,所谓“逐利机制”,一方面是长期以来“以药养医”的局面导致医生不能靠技术吃饭。而目前逐渐在多个省市试行的医药分开,取消药品加成,正是避免医院靠多开药、开贵药、多检查“谋生”,使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的一剂良药。

而养老金的身份差异问题更加突出。比如公务员和企业员工养老金差异就很大。这样的制度安排,必然扭曲人们的择业行为,从而影响劳动力的正常流动和全社会人力资源配置效率。

为此,“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提高生殖健康、妇幼保健、托幼等公共服务水平。帮扶存在特殊困难的计划生育家庭。注重家庭发展。